紫光园艾兴有:老字号传承的不只是招牌,而是产品和精神

如今提起老字号,不少人都会把它和口味一般、价格高、性价比低联系起来。但有着百年历史的紫光园,却随着时代不断进化,不仅做正餐,还做小吃档口,做社群裂变,成了餐饮界先锋。

不少老字号,甚至已经成了消费者心目中口味一般、价格高、性价比低的代名词,即使一些上市餐企也不例外。
老字号真的不行了?
确实,有一部分老字号在时代的洪流中被后浪淹没,但也有老字号不仅没有成为“即将被遗忘的历史”,还成为了餐饮界创新的先锋,传承着老字号的荣光。比如从民国初年走来的紫光园。

艾兴有、刘政谈紫光园的传承

01从战乱到改制,传承几经波澜

民国初年的1912年,艾家先辈就在北京城经营烧饼铺和肉铺,并研究出一种名为“艾家炒疙瘩”的小吃,深受街坊四邻喜爱。名气渐大后,艾家先辈便取“身在京城,紫气东来,一道家宴,光耀门厅”之意,取名“紫光园”,开起了第一家炒疙瘩店。
解放后,走过战乱年代的紫光园仍屹立在北京城,1958年开始公私合营,名字也从紫光园改为了“向荣回民食堂”。一直到1984年国企改革,紫光园成为朝阳区第一批升级改造的企业,才又将名字改回了紫光园。
这时候,紫光园的接力棒传到了厨师出身的现任董事长艾兴有手上,国企改革的机会,和年轻人的意气风发,让他开始尝试改变紫光园多年的经营方式。
为了更好地满足顾客需求,这时的紫光园就发展出了清真北京菜、京味小吃、清真早餐等多种业态。 
紫光园艾兴有:老字号传承的不只是招牌,而是产品和精神
但当时间来到80年代,几经波折的紫光园又一次面临着巨大考验——改制。
1998年国企开始了改革与供给侧改革,这意味着有很多人要“下岗”。习惯了国营思维、分配工作的员工人人自危。除了离开工作岗位的担心,更多员工更担忧,以后怎么办?特别是很多老员工,“很多员工听说这些,心都凉了。”紫光园的经营也随之开始下滑。
2001年,改制的“铡刀”真正落下,紫光园的经营状况并不太好,而艾兴有做出了个大胆的决定:买断。2002年,艾兴有买断了已有4家门店的紫光园,实现自主经营,自己担任公司董事长。
就这样,紫光园完成了从战乱,到公私合营,再到自主经营的颠沛发展史。之后,有着近百年传承的紫光园一路上行。
紫光园艾兴有:老字号传承的不只是招牌,而是产品和精神
2007年紫光园开出第5家门店,第二年,艾兴有收了自己的第一个徒弟刘政,2010年,刘政便成为紫光园总经理。
2014年,紫光园开出第10家门店;2018年5月,紫光园第20家门店在通州区金帅府家园开业;2019年,刘政出任紫光园总裁,紫光园的档口店、饺子店、小吃店等各类门店也突破了50家,并提出快速扩张战略。 

02“坚守”惠民传统,疫情反获腾飞

是什么让紫光园经历过这么多大风大浪,在企业生命周期越来越短的今天,仍屹立不倒?董事长艾兴有说,是“亲民、便民、惠民”的“三民”价值观。
也许对一些餐企而言,这几个词是有些官方的口号,但放在一个老字号身上,或许确是从时间中沉淀出的经营心得。
疫情坚持服务,实现社群裂变
其实,紫光园在2003年非典就经历过今年的场景。
“那时候从朝阳门到劲松店,几乎所有餐厅全关,就紫光园开着,还免费,所以我们在2003年收益是最大的,今年也一样,最不好的时候,就是我们最好的机会。”艾兴有说道。
紫光园艾兴有:老字号传承的不只是招牌,而是产品和精神
而事实也印证着他的话,在过去的40年,紫光园开了28家店,但在疫情肆虐、众多餐饮人叫苦不迭的今年,紫光园开出了70多家门店。
其实在疫情刚来时,紫光园也和其他餐企一样,显得有些无措,但被“困”在家为吃饭问题发愁的刘政,很快有了想法。 
“2019年我们就在研究社群、裂变,但一直没落地。疫情期间我吃饭都成困难,那我小区的邻居也会有困难呀。”本就有“思维基础”的刘政马上反应过来,这不就是社群的打法吗?于是决定开始做社群。
他加入了自家小区的业主群,介绍了企业和他想做的事,还承诺,不仅不收取任何配送费,所有餐食全部经过消毒防护,零接触送货上门,甚至可以派专员驻扎小区。
紫光园艾兴有:老字号传承的不只是招牌,而是产品和精神
不到一小时,刘政就拉齐了第一批500个业主,第二天便开始送餐,其他小区听说后,纷纷要求紫光园在自己小区建群。紫光园的社群开始裂变。
再之后,媒体知道了,一篇报道,让紫光园的社群在整个通州开始裂变,“整个通州几十个社群来找我们做服务,我们就让所有小吃门店建社群。当时服务了近6万人,当月流水在160万以上。”刘政说。
小吃档口成疫情“明星”
除了小区,紫光园坚持营业的小吃档口,也成了当时菜市场外最“火爆”的地方。“通州一个10平米的小吃档口,一天营业额最高可以达到10万元,今年3月,紫光园的利润就超过了去年同期。”刘政说。
其实在2019年,刘政就决定要把紫光园最好的品类拿出来“放大”,而经过这次疫情,他更确信当初决策的正确。“小吃档口是疫情期间的刚需,疫情过后的便民所需。一年来,紫光园开设的70家店,全部有抗疫情能力。”
紫光园艾兴有:老字号传承的不只是招牌,而是产品和精神
现在,紫光园的经营业态已经覆盖了中餐、早餐、小吃档口、清真水饺、清真包子等,大店和小店、档口达到90家,接下来还会有20家,在今年最后两个月内开业。而所有正餐门店,全部设有小吃档口,并计划在明年对其继续升级优化。
最开始做社区服务有没有“私心”?刘政毫不避讳,“一是真正地把便民服务做好,这不就该是我们去做的事吗?第二借此机会搞好邻里关系,第三是等正餐复苏的时候,让所有小区的消费者对我们熟知。”
不仅如此,刘政还交待所有门店,只要是社群的居民,在门店消费正餐就给予最大的关怀和照顾。既解了邻居们的燃眉之急,也“顺便”打造出了紫光园自己的社群,并成功裂变。
紫光园艾兴有:老字号传承的不只是招牌,而是产品和精神
这也成就了紫光园在疫情肆虐的3月,签约新开门店24家,截止10月30日,今年开出七十多家门店,逆市上扬。
过硬产品背后仍是“三民”价值观
但是,做社群的不少,能延续的却并不多。就像曾经坐拥巨大流量的网红,倒下的也不少。紫光园能在社群裂变后,继续跨越式飞跃,背后是过硬的产品,否则吸引越多的流量,越是砸自己的招牌。厨师出身的艾兴有对此更是敏感。
“我知道没有好原料,技术再好都没用,必须原材料好,才能有别的,所以我这么多年对供应链非常认真,紫光园用的东西一定是最好的。”艾兴有说,如果什么东西1元一斤,艾兴有就会跟他定1.1元一斤,“我不会跟供货商去较这个劲儿,而且我定的量大,你多给他点,他一定把最好的东西给你。”
紫光园艾兴有:老字号传承的不只是招牌,而是产品和精神

但对艾兴有来说,拿到市场上的好东西还不够,他还要更好的。“牛羊肉我做了40年,一直严选食材,我要让北京市民吃到最好的牛羊肉。” 
 “这么几十年,紫光园没有那种特别特别困难、活不下去的时候,为什么?因为我做的事儿别人做不了,我只想着给老百姓带去最实惠的。”艾兴有说。

03“老字号”不应代表“老”,而应该是传承

除了高层有“三民”意识,艾兴有和刘政还要求紫光园所有员工践行“三民”价值观,刘政说,“我们要做百年传承,这是我们的最大优势,紫光园就是一代人一代人的传承,只有一代人一代人的延续,才能做到基业长青。”
其实早在2002年改制时,艾兴有就经历过失去员工的痛。
“我当时培养出很多人,都让人挖走了,我就立志,谁走我都不恨他,不管我在他身上费了多大劲儿。我觉得这是你不用人的问题,你要多给他钱,你要把他想要的给够了,他何必走啊?”
自此之后,艾兴有一改老国企的薪资模式,“我要给我的员工多开钱,让他过好生活,你值100我就给你300。”
紫光园艾兴有:老字号传承的不只是招牌,而是产品和精神
那以后,很难再有人能从紫光园挖到人,截止到现在紫光园的员工流失率只有5%以下。
而刘政认为,紫光园的员工低流失率还来自于上司对下属的信任,让员工在这里找到归属感,他便成为了“传承”的一份子,这也才是老字号最应该有的传承。
艾兴有有一个自己的选人原则:“紫光园不用能人,用实在人。”相比能力,艾兴有更看中一个人的人品,只要这个人通过观察、考察,艾兴有便给予他最大的信任。
2009年刘政入职紫光园不到一年,年会前5分钟,艾兴有把他叫到一边说:“你明儿当副总。”刚开始刘政很忐忑,怀疑自己能不能行,艾兴有说:“你不行?你下边的人还得成长呢,你必须得行。”
紫光园艾兴有:老字号传承的不只是招牌,而是产品和精神
就这样,刘政被“架”上了副总的位置,不到一年,还是相似的场景,刘政又被“架”到总经理。而刘政接任总经理后,艾兴有就再没看过账本,甚至副总上任一个月了,艾兴有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只要我看准了这个人,我就无条件信任他。”
刘政也十分感谢艾兴有的赏识、信任,“师父越是信任我,我越不敢有半点松懈。”正是这样的信任,疏通了紫光园的晋升通道、留下大量人才,也让紫光园上下拧成了一股绳。
紫光园现有的10个区域总,平均年龄仅31岁,但他们在紫光园的平均工龄是11年,60名店长和厨师长的平均年龄30,平均工龄10年。“虽然我们企业看似很传统,但我们的团队是年轻、有朝力的。”
2019年刘政出任紫光园总裁,将总经理的接力棒交给了只有34岁的副总,开始踏上企业的二次腾飞之路,而他和艾兴有已经物色好了下一任总经理。
紫光园艾兴有:老字号传承的不只是招牌,而是产品和精神
艾兴有从不给刘政和他的团队定目标、计划,“你们要是觉得状态好,就多做点,要是觉得累,就少干点。”
如今,一贯不想和资本沾上边的艾兴有,也开始为紫光园谋划上市,“我们企业有这个能力,我为什么不去创造?我可以保留正餐不上市,但做涮肉的上市,做烤肉、饺子的上市,我要给我们的员工带来福利,给跟我这么多年的员工赚钱的机会。”
老字号的传承,说到底其实是人的传承,精神的传承,正是这些小细节,将紫光园的员工凝聚在了一起,成为了紫光园传承中的一份子。


紫光园艾兴有:老字号传承的不只是招牌,而是产品和精神
记者手记

“亲民、便民、惠民”、“一群人、一件事、一辈子、一起行”,已不是标榜自己的口号那么简单。
或许,已经成了印在紫光园和艾兴有骨子里的“信仰”。无论消费者信或不信,紫光园的员工信或不信,在多年的经营中,不断的重复、强调、践行中,总有一天会让自己相信,让顾客相信。
而事实也是,“三民”让消费者享受到了实惠,反哺成就了紫光园,让紫光园有了人和精神的传承,让它百年来虽经历风雨,却战力不减。

紫光园艾兴有:老字号传承的不只是招牌,而是产品和精神记者 | 陈漠  编辑 | 洪君 高龙  视频 | 王伟 罗庄

▼▼▼
(上下滑动阅读)

西贝贾国龙

多嘴超级肉蟹煲肖岩松|朝天门王普
豪侠传蒋毅集渔泰式海鲜火锅陈伟
成都映象杜兵 | 鲜龙井李春艳
烤匠冷艳君 | 刘梅谈刘一手
新发烧腊郑志伟 | 尊宝比萨罗高侠
红荔村袁锦华 | 鹿角巷邱茂庭
吉野家洪明基 | 黑色经典卢路成
甘其食董启华 | 松鹤楼潘培权
金海华程志辉 | 新梅华金洪男
香他她黄思斯 | 胡大饭馆郭冬 
老盛昌余维明 | 沪上阿姨单卫钧
新发现张华卫 | 快乐柠檬吴伯超
费大厨费良慧 | 马路边边郭一凡西湖楼秦灵芝 | 老头儿油爆虾赵剑
鹿港小镇韩定国 | 有家酸菜鱼张小平鱼你在一起魏彤蓉 | 巡湘记欧阳俊平彭厨彭树维 江渔儿酸菜鱼萧大大/孙国期王品陈正辉 | 张亮麻辣烫 | 水墨田塬梁政斌九龙冰室黄小舟 | 麻辣诱惑韩东 | 潮辣潘雨李先生牛肉面大王张林兵 | 湘阁里辣邵跃铭虾吃虾涮牛艳 | 大蓉和刘长明 | 滋粥楼王伟老厨家郑树国 | 黑白电视邓付红 | 隐厨李伟甘食记甘乐 | 香天下朱全 | 麻辣速递钟钰喜蜀大侠江侠 | 吉祥馄饨张彪 | 曼玲粥邓公断咏藜园王小玲 | 三顾冒菜曹闽 | 捞王赵宏泽芙蓉树下冒菜 | 皖厨徐路 | 广州酒家赵利平老凯俚丁文建 | 小天鹅何永智 | 太二管毅宏鲁西肥牛李思霖 | 乡村基李红 | 珮姐颜冬生
姚酸菜鱼姚旻汐 | 大鸽饭黄小华 | 汤上工夫
吃个汤詹楚烽 | 八合里林海平 | 陈鹏鹏鹅肉陶陶居尹江波 | 避风塘叶锡铭 | 大龙凤彪哥外婆家吴国平 | 东来顺周延龙 | 蛙来哒罗清炳胜曹嗣标 | 九毛九管毅宏 | 冰城串吧张利孙记餐饮孙奥州 | 阿兴记刘英 大龙燚柳鸷探鱼李品熹 | 回家湘黄海鹰 | 诸锣记张华丽小放牛张志民 | 70后饭吧 | 旺阁渔村吴荣开遇见小面宋奇 | 局气韩桐 |  一茶一坐林盛智
大师兄郑如师 | 德庄李德建 gaga鲜语冯敏
老乡鸡束从轩 | 嘉和一品刘京京 | 72街周明耀华饮食区又生 | 艳阳天余震彦 | 陈记顺和木屋烧烤隋政军 | 知味观戴宁 庆丰高文慧人人湘刘正 | 扬州狮子楼吴松德 | 徐记海鲜翔达投资孙雅娟 | 眉州东坡梁棣 武圣王刚顺风123戴华露 | 俏凤凰吴天真 | 万岁寿司海银海记曾海银 | 比格赵志强 | 侨美杨浩益呷哺呷哺 | 渝是乎王勇 | 如轩砂锅粥罗龙明西少爷孟兵 | 伏牛堂张天一 | 小蓝鲸刘国梁半岛餐饮利永周 | 仔皇煲薛国巍 | 羲和张钧黄记煌黄耕 | 印巷小馆尹彪 | 摩提工房苏悦百年老妈李华 | 望湘园刘慧 云味馆迟焕涛点都德沈志辉咖啡之翼尹峰 | 大弗兰郑捷炊烟时代戴宗 | 和记小菜何征 | 蚝爷陈汉宗溢香厅柯五一&柯巴嫩 | 五马美食林朱少光阿香米线何勇 | 蒸小皖司武卓 | 青和唐际程赤坂亭游忠旺 | 勇敢的星易志勇 | 西部马华北京宴杨秀龙 | 红鼎豆捞常发文 巴比馒头花家怡园花雷 | 福照楼余浩然 | 金百万邓超渝味晓宇张平 | 美奈小馆郭斌 | 阿五樊胜武外婆味道何星桥 | 井格王贻达 | 茴香李鑫蔚和合谷赵申 | 喜家德高德福 | 五斗米王顺海旺顺阁张雅青 | 胡桃里詹宗德 | 宴遇傅乙晟李子坝梁山鸡 | 钢五区小郡肝 | 榕记王国辉拾味馆龚季龙 | 阿外楼周宗权 | 临家邱尚振辣莊鲁小旭 | 客语许可鹏 | 后街唐厨叶振威润园四季黄日华 | 江户前 | 徐州宴郭明华全聚德邢颖 | 披云方东进 | 杨国福麻辣烫巴奴杜中兵 | 将太无二邢力 花舍郑金艳新辣道李剑 | 乐凯撒陈宁 | 小恒水饺李恒
奈雪の茶彭心&赵林 | 佬麻雀何威&蒋玲
MGF餐饮麦广帆 |  新世界餐饮张宪荣小杨生煎杨利朋松哥油焖大虾徐松华天饮食贾飞跃 | 拉丁餐饮吴春清仟福粥城廖俊青 | 迷尚豆捞曾雁翔

内容交流/采访/转载  |  微信:hongcw66
商务合作 | 电话/微信:
13371341766 & 17724287321

声明:1.厨具猫遵循行业规范,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厨具猫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来源;3.厨具猫支持大众投稿,关于商厨餐饮的合适文章;4.在使用过程中产生的侵权、延误、不准确、错误和遗漏等问题,请及时联系处理。
(1)
上一篇 2020年12月6日 上午12:05
下一篇 2020年12月7日 上午10:25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